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一斩.UNUSUAL

“早上好啊…”
“咸鱼爷爷你有点精神好吗…七老八十了?”
“挨揍你个小混蛋要会尊老啊。”
“咸鱼爷爷你也要会爱幼啊。”
“你三十八还老?”
“你二十五还小?”
“所以我们两个都应该被尊敬嗯。所以海参麻烦你去做早餐了哟。”

艾吉奥笑着转头看向一旁本来在悠然自得喝咖啡现在却被两人突如其来的转变呛到的海尔森一脸人畜无害的。

“……克劳蒂娅怎么说的?……‘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哎哟。净莲的规律嘛。第一,别叫番茄起床。第二。别让咸鱼爷爷进厨房。第三,别去调戏海参爸爸的过去。”

“第四。别让艾吉奥唱歌。”

海尔森端着咖啡杯默默糊了艾吉奥一脸的热咖啡不顾乱叫的挨揍起身走向厨房。顺便绑上披散在肩上的黑色长发。然后重重的甩上了厨房的门。→_→
艾吉奥擦净脸上的咖啡后也起身走向大门处拧开复古的门锁温暖的阳光立刻照射进来。阳光无私的为这座昨晚经历了腥风血雨的城市送来短暂的平静安宁。

微风抚过艾吉奥的脸,一般在这种时候他总会想到自己已经逝去很久的家人。自己的父亲。母亲。兄弟。春日里的微风送来的只有宜人的温暖。艾吉奥停止胡思乱想抬手将牌子从‘OPEN’翻转过来。今天也是新的一天啊…

一切如旧。

搜查官总部。

“真是欣慰啊呆子萌,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你这么认真有热枕的孩子了。”
阿尔诺咬着法棍又抱着昆克箱一脸感叹的凑过来看着认真总结资料的戴斯蒙。
“阿尔诺前辈啊…早上好。”
“你在查佛罗伦萨之鹰的资料?”
“是啊前辈。你看。”
戴斯蒙指了指电脑屏幕。‘佛罗伦萨之鹰’的资料少的可怜。但其中一栏,特地用红色字体标了出来。

S级

毫无征兆突然出现的S级喰种。真是够可怕了的…
“他的喰场呢?呆萌你找到大致方位了么?”
“很奇怪前辈。他捕食的地点非常杂乱。几乎绕遍了整个佛罗伦萨。这个…124。他也是。通常喰种猎杀一名人类就可以维持一个月。食量大的也可半月。他却半个月就捕食了七人。食量大的惊人。更可怕的是这个,124他居然捕杀了足足十人。他是要撑死自己吗?”

“那个二十多年都没被我们看到一次的么…”
阿尔诺眯起双眼。不是怎么太好的回忆浮现在眼前。血,血,血。满地的血。满地的死人。
………
“早上好。”
戴斯蒙和阿尔诺转头看向声源。白衣的男子从打开的电梯门中走了出来。
“啊!阿泰尔前辈!”
戴斯蒙连忙起身奔向在楼梯下的阿泰尔。然后好高兴的把略为娇小的阿泰尔塞进了怀里。

“戴斯蒙…和我站在一起不要抱我,也不要站直…”
“好了呆萌。别欺负二太爷的身高。”
“前辈的昆克终于修好了吗?”
戴斯蒙看向阿泰尔手中的,镶着金边的箱子。只是这么看着就觉得有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阿泰尔 伊本 拉阿哈德
二十六岁便成为了特等搜查官。简直是奇迹。在十七岁时便成为了二等搜查官。还在十三岁刚刚失去父母时便捡起了死去搜查官的昆克无师自通的使用着,斩杀了足有B级的喰种。被称为神话。
“修好了。马利克费了不少功夫。”
“那前辈…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自己的昆克?”
“哈哈哈小家伙别着急。”

阿尔诺坐在楼梯的扶手上看着楼下的两人。笑着丢给了阿泰尔一袋子法棍。
“阿泰尔简直是宠你啊,我都想给自己唇上划道疤来冒充你了。说到你的昆克嘛,他斩杀的第一只喰种。当年他的第一个昆克。他要让马利克他们改进一下然后给你使用。”

阿泰尔接过法棍后难得的开了个玩笑。
“实在不行我让马利克把法棍装上去?保证百战百胜。”
“前辈…”
“不闹了。戴斯蒙。那个佛罗伦萨之鹰的喰场你列出了么。”
“那个没有。不过前辈。我倒是发现了另一个可疑的地方。我查看了所有的监控,他们每次猎食结束后都会回到一家咖啡屋附近。”

“那个咖啡屋就是了…会有线索的。哪家咖啡屋?”

“嗯。净莲…听起来像是邵云总说的。中国的茶馆…”

“佛罗伦萨之鹰…佛罗伦萨的新污点…”

“哎呀呀…看起来二太爷你刚回来就又要出任务了啊…”

阿尔诺笑着坐在楼梯扶手上滑下来。跃起以楼梯扶手借力跃向两人。

“那么这个任务…我和你去?”
“只是调查。不用。如果硬要找个人。我宁可戴斯蒙。也不会是你,满脑子法棍和斧子的家伙。”
“这么说可真失礼…→_→3A之间的情谊呢?”
“友尽了。我先走了,法棍自己留着钉钉子吧。

评论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