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二斩.SMILE

阿泰尔推开咖啡馆的门以最快的速度环视了一圈这家名字像极了中国茶馆名字的咖啡屋.风铃的声音继续轻轻响着.但是没有侍应生的回复.
看错了?
不...是OPEN.

阿泰尔走到靠近窗子的一张桌子旁坐下.这儿的布置简洁干练.没有多余花哨的装饰.淡淡的咖啡香气和桌子上花瓶内的红玫瑰香气混在一起.这应该足够了.为什么还要喷上香水...
...好像...有血的味道.
阿泰尔双眼微眯.侍应生还是没有来.看起来,应该是来早了吧.阿泰尔起身准备离去过上一会再回来.

“啊——抱歉.让客人久等了.欢迎光临.”

听起来很舒服的声音.阿泰尔停下脚步回头望去,那人应该是侍应生了.
有着淡淡乌金色泽的中长发.用鲜艳的红色发带束起.嘴角 带着淡淡的笑.

“一份卡布奇诺.”

“请您稍等——”

阿泰尔回到刚刚的位置上早晨温暖的阳光安抚着这只白鹰.阿泰尔换了个较为舒服的姿势倚在昆克箱上看着一旁的侍应生.
‘只有他一个人么?’
“让您久等了.如果有需要请再叫我?”

那侍应生看着阿泰尔伸出的左手笑了笑将递过水晶杯的手停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开口问道.

“特等搜查官.阿泰尔?”

阿泰尔伸出的手也停了下来抬头看向那还在微笑的侍应生.暗暗地金光在眼底流转.是‘鹰眼’...
认识我么?敌人?不...他不是红色的.友军?更不可能了...莫名其妙的叫出来自己的名字?我不认识他就是了.

“别这么紧张...缺失的无名指和这个箱子.十有八九是您吧?”

那人释然的叹口气放下水晶杯坐在阿泰尔的对面.轻抚着下颚.阿泰尔也收回视线端起水晶杯轻呷一口咖啡.淡淡的甜味在口中散开.温暖的味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你的名字?”
“艾吉奥.奥迪托雷.达.佛罗伦萨.”
称自己为‘艾吉奥’的男子脸上依旧挂着温暖的笑容.微笑可以化解很多东西.比如现在.阿泰尔不但不觉得这家伙很有问题.反而觉得很好相处.笑容和语言其实是种奇妙的东西永远都是.

“艾吉奥...寓意也是鹰吗?很好的名字.”
“这么快就接受设定了?——”
“无所谓了.反正你也介绍过自己了.能问你几个问题么.”
“哦当然.不胜荣幸.”

阿泰尔放下水晶杯看着与自己面对面的艾吉奥.开口问道.

“你们咖啡点几点营业.几点歇业?”
“七点半营业.很早吧?九点半歇业.我们的营业时间总是和别的咖啡店不太一样.”
“最近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吗?”
“...店长每次在我唱歌的时候都把我打出去.算吗?”
“不.”

艾吉奥看着默一脸的阿泰尔转移了话题.

“你们都是用这个箱子猎杀喰种?我听说喰种刀枪不入呢.”
“由于规定...不能说.但它能秒杀B级以下的喰种.”
“真难想象.我还以为你们会用什么手枪之类...不过他们既然能抵挡刀枪.那么手枪子弹也可以吧...”
“既然你不是店长.那么其他人呢?”

艾吉奥认真的想了想伸出手仔细的点了点.
”店长在制作黑暗料理满足收银员的胃.收银员在帮倒忙.店花出去买食材了.另一个侍应生有起床气.谁叫他谁倒霉...“
阿泰尔看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艾吉奥默一脸.突然眼底有了一丝转变,支起身子凑过去.
”唉唉唉?!阿泰尔?你要干嘛?“
艾吉奥看着凑近的人瞬间向后靠去.看着阿泰尔近到了可以感受到他的吐息的地步.
”你想多了,你身上...有股血腥味.“
白鹰的渐渐皱起俊秀的眉头.味道杂了...
”嗯...这个?“
艾吉奥抬起左手一小片红色慢慢地晕染开来.

”前几天受的小伤.应该是裂开了吧.“
”抱歉...“

阿泰尔急忙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条丝带为人绑上,纯白的丝带上瞬间透出了一丝血色.
艾吉奥看着认真为自己包扎的人笑了笑看着他.突然开口问道.

”阿泰尔.有人告诉你你的眼睛很漂亮吗?像鹰的眼睛一样.凌厉的眼神.睿智的光?“
”...“

阿泰尔突然停手抬头看着艾吉奥.拉低自己的兜帽遮住眼睛.掏出钞票默默地递给他抓起昆克箱起身向外走去.整个过程阿泰再没说一句话.再次拉开了大门.风铃依旧轻响.阳光依旧.艾吉奥也没问他为什么突然要走.
”欢迎下次光临阿泰尔——“
”我会的.艾吉奥.“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