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四斩. JAILED

血!血!死尸!喰种!食人!父亲!母亲!食人!喰种!死尸!血!血!
——————我要杀了你!!!

“!!?——”
阿泰尔猛地从床上坐起.窗外闷雷声连绵不绝.时不时的闪电将房间照的雪亮.
阿泰尔粗重的喘息着.抬手抚上满是汗水的前额紧咬下唇.
‘又做噩梦了..’
这个噩梦总是不断的循环.不断的侵扰自己的梦境.不断的不断的逼着阿泰尔回想.这个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晚上.阿泰尔曾经反省过自己.自己当上了搜查官是为什么.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加入白鸠的队伍.自己猎杀他们是为什么.
啊...当上搜查官是为了父母.自己加入白鸠的队伍是为了活下去.自己猎杀他们是为了报仇.

可这重要吗?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你活出真正的自己了么?
你将它们一个个肢解杀掉.你的父母也早就死去了.再也醒不来了.
没人知道吧,白鹰虽然强大.内心却如此的孤单.一个人.一个人.永远的一个人.行走在满是荆棘的黑暗小路上.纯白的羽毛染上自己的血.翅膀不断的折断...不败神话?那是一层层伪装.一张张面具.一道道伤疤换来的.
真的很累了吧?

这个动荡的世界里.能活下去就是强者.

艾吉奥不喜欢佛罗伦萨的夜晚.僻静的小巷里的惨叫和血腥味从未间断.撕下一块肉.取出五脏,砍掉一只胳膊.挖去一只眼睛....
不.现在应该叫你佛罗伦萨之鹰.
艾吉奥戴上面具.那是张大笑着的.上面带有疤痕的,还在落泪的面具.这是艾吉奥让莱昂纳多做的面具.其实仔细一想.他好像就是这样.一瞬失去了父母兄弟的痛是抹不掉的吧..但他要重新笑起来照顾妹妹和应对这个世界.
他扣上兜帽..突然闪过的闪电将他照亮.将面具衬得愈发诡异.披风随着狂风剧烈的舞动呼啦作响.显示着身份的赫眼里满是肃杀之气.现在他是佛罗伦萨之鹰了.嫣红的羽赫如同瓦斯一般释放而出.美得令人窒息又让人恐惧.
“晚上好...佛罗伦萨.”

他跃向房顶.紧跟着那个.在下面奔跑着的...年轻人.他也有自己的梦想吧?听他说话...是在打电话给他的女朋友.是要去约会吗?
但是抱歉.这段时间一直给别人猎食.我可真是饿了.

从屋顶跃下轻巧的落地侧脸看着他.羽赫中发射出了比刀还要锐利的Rc细胞.直中那人的命门.
艾吉奥看着他才反应过来.一脸震惊得样子淡淡的吐出一句话.看着他死不瞑目的倒下.
“安息吧.”.
电话那端女子的声音突然变了调.“亲爱的!怎么了?!”
艾吉奥看着还亮着的手机.捡起.

“抱歉.他死了.”

挂断了电话.

评论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