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五斩.HEART


喰种的存在就是罪恶.他们生命的所有力量,所有罪孽,所有的德行都参与了这场混战——一切罪过.其实我有想过.搜查官的存在何尝又不是罪恶?徘徊在圣人与罪人之间.喰种...也有子女.也有父母.我们如此残忍自私的剥夺,从未站在他们的视角想过.


但这不必了.


我叫Arno.Victor.Dorian准特等搜查官.搭档是Axe.De.Normandy..

我的父母,我的养父母,我的青梅竹马.全都死在喰种手中.他们很喜欢我啊?

八岁时,我的父母便被吃掉了.在我八岁生日那天.

十七岁时,我的养父母也被吃掉了.在我十七岁生日那天.

二十二岁时,我的青梅竹马又被吃掉了,在我

二十二岁生日那天.

我开始害怕过生日了.

我的生日不是欢乐.而是伴随着死亡?啊...我这么想着.直到Axe给我过生日的那天.2我二十三岁的生日.我有了自己的幸福.Axe属于我.我属于Axe.我终于不再是独自一人了.

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我带上了他送来的钻戒.我已彻底属于他.我同意嫁给他了.

Elise.你好好睡吧...仇人我杀了.我每周都会来看你.我也有了幸福.


说到Elise.他是个坚强倔强的姑娘.和那些娇柔捏造的女人不同.她有着强大的意志.他和我一起因为父母被杀而加入了学院.她是那届唯一的女性.哦我依然清楚的记得她卸下那个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的关节时默一脸你谁啊的表情.她是我的第一任搭档.

她很优秀.后来.


她死了.


她,因为追踪到了弑亲仇人.又几乎要杀死他.但在最后.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她被那喰种反杀了.

啊.本来说好了.冷静点.杀了那个混蛋.我们一起去过生日.虽然是你过生日但你要给我买蛋糕的.


“Arno...”

“Axe....”

“走吧...下雨了...”


他撑开那把彩虹色的伞将我揽入伞下.墓地里的阴冷悲凉也被填上了一丝温暖.彩虹色的伞.像是预知着大雨过后会有彩虹一样.让这里也温暖了.令人安心的声音缭绕在耳侧.我拉起她的手离开.


刚刚停留的墓碑前刻着她的名字.‘Elise.De.Laserre’.还刻着一句话.那是唯一一句话.

‘没有肉体,却有灵魂.没有体积,却有气息.’


用丝带绑好的红玫瑰花束放在墓碑前.鲜艳的红就像她的红发一样耀眼.

Elise.De.Laserre

了不起的女战神.


——————————————————————————


这是个美好的世界.值得我们为之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


我不曾见过我的父母.我在恤孤院中长大.而那我带了十四年的恤孤院也在我十四岁时惨遭喰种血洗.只有我一人存活.喰种他们就是罪恶.他们顺从欲望杀人吃人.和自己的食欲相伴.杀死那些无辜的人.那些人该死吗?该死的是他们!他们体验过被猎杀的感受吗?他们体验过失去重要的人的感受吗?

他们扭曲了世界!还道义贸然的批判世界!

想想就让人火大...


我是Ratonhake;toh.还有一个我不愿提起的名字.


Connor.Kenway.


恤孤院的阿姨说.我是被一对夫妇送来的.但他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他们穷困潦倒但又捡到了我.他们无力抚养,但又不能让我就这样死去.所以将我送到了恤孤院.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只有一块怀表.那里面安着或许是母亲的照片.表上刻着我的名字.Connor.Kenway.看起来是父亲的.可他们哪去了?

我曾无数次站在镜子前幻想父亲的样子.和我一样的脸?和我一样的肤色?

我也曾无数次想过.是不是他们过得很不好.所以不来找我?

我也想过.即使他们一贫如洗也没有关系.我只想见到他们.和他们在一起.

我想过最糟的可能.他们都死了.也许他们被喰种盯上.临死前将我遗弃?

小时候我曾被这种想法吓哭过.我好想就见到他们...我加入白鸠.成为学院首席.甚至被誉为比Altair先辈更有天赋的人.


父亲,你知道了会以我为傲吗?

母亲,你知道了会以我为荣吗?


我合上厚重的日记本放下笔.雨滴重重的拍打着窗子发出闷响.我提起身旁大的惊人的昆克箱带上兜帽.佛罗伦萨的夜晚已降临.华堂上的跳梁小丑已经肆意妄为.该去抹去污点了.

父亲母亲.为我祝福吧.


净莲.   10  :30P.M.


‘你在哪里呢.My son?或许我该问.你还活着吗?Connor?’


Haytham合上同样厚重的日记本看向一旁和孩子们玩的正开心的Edward.淡淡的勾起唇角微微一笑.


”无论怎样.祝你一切顺利.Son.“


评论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