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八斩.FREEZ


我叫Altair.Ib'n-LaAhud.现在...正在分部看别人秀恩爱.你应该没经历过.在睡午觉的时候就被损友从垫子堆里挖出来.被强行转移.
“Altair.你脸色黑的像巧克力一样....”
这个喜欢法棍的家伙就是把我绑来的家伙.Arno.
“我只是随口一说Arno你还真把Altair绑来了...”
Axe.正在和Arno秀的.


Arno认真的给自己塞沙拉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目光能戳死喰种的Altair擦擦嘴角总算步入正题的开口.“好吧Altair.把你绑过来不光是凑三A.”“你们要真想凑好四A那就现在去中国把Aveline找回来.”“嘛...她正在和邵云在中国带薪休假.是不会回来的.况且太远了...”“好了Arno.说正事吧别刺激Altair了.”
别刺激我?那你们倒是别不检点的乱丢闪光弹啊.
“好的.Altair.你猜昨天晚上我和Axe看到谁了?”
“说.”
“啊真是的...昨天晚上佛罗伦萨之鹰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儿的分部了哟.杀了三个正在追杀一只虫子的搜查官.”Arno顿了顿阴森森的笑了下.“啊.真可惜没能杀了那只小虫子背负着失去父母的痛活着.仇视着正义的搜查官.还不如快点把内脏吐出来然后去死啊...”那个一直给人一种温暖亲切感的Arno.一旦谈论到猎杀或者正在捕杀就会完全变个样.那一直说着温柔话语的他就会无情的嘲讽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刻薄话语但也正常啊.他被夺走了不知道多少.Altair在脑内迅速梳理了一遍佛罗伦萨之鹰三个月之内的活动轨迹然后问道.“他来分区做什么.”“这个才是让人头疼啊...我和Axe在想.会不会他臣服了某个组织?124近期停止捕食了.以及其他很多大肆杀人的喰种也这样.会不会有个组织杀了他们?突然从食量惊人归零.除了死了还有什么可能?”
“”罪‘?他们不是一直在绞杀不服从的强力喰种吗?“
”不像.124可是浪了快二十年.怎么一夕毙命.“
一旁的Axe拿起手边的报告递给Altair.上面已经标记出来了重点.
“还记得’艺术家‘吗?他在一年前消声觅迹了.可现在他在总部又有了捕食迹象.还有这个.’鸣鹿‘虽然实力只有A.但她最近捕食量也有上升.这是什么呢....”
“那些强力的麻烦喰种被杀了.有一个组织正在笼络强者.甚至找到了消失的’艺术家‘?”


“可以这么说吧.起码最近’佛罗伦萨之鹰‘杀了起码十个搜查官.但是尸体一具都没找到.作案现场都没看到尸体.”
Arno把手中的叉子转了个圈.又拿出来了另一份.已经陈旧.纸张泛黄的档案.
”哦Altair.我在地下一层的档案室里翻出来了这个.这个...和Ratonhnhake:toh同岁的档案.记得’罪‘里面的贪婪吗?“
”他?“
”好吧.那时候我们连幼稚园还没毕业.二十年前’罪‘刚建立就让巴黎的搜查官们脑子要炸了.里面的暴君撒旦和原罪贪婪简直是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再加上一年后加入的强大战力色欲.巴黎搜查官几乎和普通警察一样没用了.但是在十七年前原罪贪婪却人间蒸发在了巴黎.然后佛罗伦萨出现了124号.“
”...“Altair听着Arno的话看着Arno灵魂画师上身的在一旁的白纸上乱画了几笔.不得不说他绘画天赋真是零.一个圆都画得畸形变异.好的椭圆加一点锯齿的金币画好了.
”贪婪为什么消失后124就出现了?贪婪作案不会留下尸体.会选择吃掉.我们一直提取不到赫子分泌液.“
Arno写下124这个数字.好吧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是说写字漂亮的人画画都是渣?
”我猜.124就是贪婪.“”....推理也似乎是对.“”这意味什么?贪婪可是强得惊人.’罪‘里的人都是A级以上水平.那么124就是贪婪.那么他的实力就更提高一层.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这样死了?“
Arno紧接又灵魂画师上身的画了个分明是雷鸟的鹰.
”佛罗伦萨之鹰也是S级喰种.前些时日他们两人都在捕食结束后回到了同样的地方.我猜.“
又是长的漂亮的箭头和字.
”他们熟识.并且有相同的目的.他们两人正在清剿乱规矩的喰种.是为了防止什么.“
”Altair.我和Arno觉得.佛罗伦萨之鹰是来帮分区的喰种清剿搜查官的.’赤狐’你还记得吗?“
”那个一身大红说话直白粗鲁的悍妇?“
”对.她这些时日也和佛罗伦萨之鹰碰面了.“


Altair看着一旁自娱自乐开始乱画的Arno一脸恨铁不成钢.他明明有那么强的推理能力和思维就是不往这上用.除了猎杀一直都漠不关心.
”真想和佛罗伦萨之鹰打一架啊...很想要让他把内脏吐出来然后用他的赫子做昆克啊...“
Axe搂过身旁坐着的Arno.因为身高差可以直接把人整个藏入怀中.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
”别这样Arno.你应该多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
他在蓝衣的人耳旁低语握起人的那只和自己一样带着同样戒指的手.轻吻一下.
”我会永远在你身旁陪你的.你再不会独自一人了.“
同款的戒指在温暖的灯光下闪着柔和的色彩.满满的都是爱的味道.Arno笑了笑,反握住爱人的手.看向一旁要被闪的开鹰眼了的
”Altair,你可以先去分区那个所谓闹鬼的楼盘那看看.这些日子Altair有几个搜查官到那查找线索就没回来.“
”那里建好了没人居住...还算聪明选了这种地方...“
”你的实力应该没问题吧?特等搜查官第一人?“
”没问题.我先去了.“
”等着好消息.“


Altair起身拎起昆克箱迈开步子离开办公室.然后驻足在了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夕阳正在苟延残喘.一丝暮色已经蔓上天际.月亮淡淡的轮廓已经可见.过不了多久黑暗就会吞噬佛罗伦萨.然后就会变成人间炼狱.五彩缤纷的光接二连三的亮起.点缀这个动荡肮脏的城市.全都是因为喰种.
抹杀一切污点.让他们的尸体白骨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这就是所谓的正义搜查官.随时做好了牺牲准备的无情剥夺者.




”晚上好.佛罗伦萨.“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