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十一斩.MIRROR


“如何?小兔子?”
Ezio缓慢的走到浑身是血瘫倒在地的Altair身旁冷笑着.Altair咬咬牙费力的稍稍握紧手中的昆克.但什么用都没有了.Ezio那只面具未遮掩的赫眼中流露出怜悯的神情随后抬脚踩住了对方的那只手
“放开你的武器?小兔子?”
“...没那种...可能.”
Altair稍稍抬头那双金眸里高傲依旧.他 扯出个虚弱的阴笑.嘲讽着这个佛罗伦萨之鹰.
“真是不错的玩具.刚才那轮攻击没能让你咽气?”
“我不是你的玩具...肮脏的怪物...”
“啊.我喜欢嘴硬的小东西...”
Ezio收回脚后退一步双手抱怀看着Altair.“我就站在这里,圣洁的搜查官大人.你能杀了我吗?”他肆意的嘲笑着“哦——我忘了你现在站起来都很费力吧?”他看着Altair,白袍染血.妖娆至极.但那双眼睛却依旧高傲圣洁.人类有喜欢玷污圣洁事物的嗜好.喰种何尝又不是?
Ezio回到Altair身旁俯下身抬手抚摸着Altair的脸侧,抹去上面的血迹.白鹰皱起眉左手抬起握拳锐利的袖剑从断指处弹出划向Ezio的咽喉.然而只是划开了一道血痕.因为接下来Ezio是被这个反抗激怒了.”真是....学不乖.“
他握住Altair的手腕让袖剑指向上空然后把对方甩到了最近的一面镜子上.他笑着张开手.同样锐利的袖剑弹出正对着搜查官的手心刺去不费吹灰之力的刺穿了Altair的手将他钉在那面镜子上.Ezio满意的端详着因为骤然的疼痛而不停颤抖的白鹰看着他紧咬下唇脸色发白却不肯发出一丝声音的样子.


”你还有什么方式让你继续战斗吗?小兔子?“


昏沉的眩晕感一次次的蛊惑自己永远阖眼睡去..眼前发黑除了刺痛和鲜血涌出体内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我一定会....杀...杀了你...不管有没有武器....有没有能力...都会把你们清剿干净...“
”有趣的小家伙.“Ezio打量着Altair挑起他的下巴顺着人的脖颈向下摸索粗糙的皮质手套摩挲着细腻的肌肤.Ezio恶趣味的看着Altair的表情由惊转怒由怒转羞.手上即使隔着手套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的温度和触感.”喜欢吗?“指尖在对方胸前有规律地轻轻敲点再稍稍向下划过他的乳尖又恶趣味的轻揪一下.Ezio笑着看着Altair逐渐晕上红晕的脸颊收回手和袖剑转而遮住人的那双金眸.
”....你这家伙....又要做什么...“
完全没力气了.刚才那一击.然后那种奇奇怪怪的酥麻感.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
Ezio摘下自己的面具欺身压上吻上Altair的唇.‘有趣的小东西...你很会取悦人...’他如此想着加深这个吻.“?!!?”Altair瞬间反应了过来开始无谓的微弱挣扎而Ezio却是毫不费力的撬开白衣的人的牙关没有丝毫温柔可言的粗鲁掠夺撕咬.Ezio能感觉到Altair在尽力挣扎反抗.但是徒劳.以及因为无效反抗和缺氧而溢出眼角的泪水.这吻一直持续到Altair的反抗要消失了为止.
“谢谢款待,小兔子.”
Ezio重新戴上面具松开手打量着轻咳和瞳孔失焦的人拭去他眼角的泪水起身离去.




————————————————————————————————————————




“打扰了.是白鸠总部吗....?”
“是的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联系分区的Arno.Victor.Drian.让他去Altair.Ib'n.La-Ahud调查的地方.告诉他抓紧时间在七层.”
“这位...先生?”
”不然你们的不败神话就要死在那了....“
”先生?!——“
”哔————————————“


电话的另一端已是忙音.


Ezio推开公共电话亭的门悠哉悠哉的抬头望天.乌云还没消失.月亮依旧被囚禁着.四遭的灯光因为天色不早已经熄灭大半.嗯,今天的工作到这.刚才的小插曲很有趣.


—————————————————————————————————————————


”Altair!Altair!“
”Malik.医生说Altair失血过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只要好好休息就是了...“
Arno在一旁看着眉头紧锁的黑袍男子.Mailk现在心情中莫名的包含了多种感觉.自责.担忧.恼火.自己是他的搭档.甚至能说是爱人.怎么没能好好保护他.


医院病房里刺鼻的消毒水让人觉得神经敏感.


”昆克彻底坏掉了.既不能变回原来的长剑也不能变成双剑.“
Axe看着手中那把连昆克箱都变不回去的昆克.
”应该是上次故障没全能排除...“
”我上次应该盯着他们的每个步骤的...“
”不管说什么.Malik这次你要亲自动手给Altair重做个昆克了.现在的技术职员态度都太差劲了.一点危机感也没有.“
”Malik....“
病床上金瞳的人缓缓睁眼看到身旁的熟悉身影轻声唤出他的名字.
”抱歉Altair.居然让你陷入这么危险的地步...“
”不必自责.是我实力不够.“Altair语气中难得出现了温柔.抬手抚上爱人的脸颊轻语.看着爱人苍白的脸色Malik心中很不是滋味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Arno从水果篮子里拿出个梨砸向Malik然后又拿起个苹果开始削皮.缓缓开口,一边的Axe见状看着Arno等他说话.
”好了Altair我知错了我再也不乱秀了好吧.“
”我果然不能指望宝贝你说正事....“
.Axe摇摇头丢开手中的昆克看着Altair问道.
”虽然你才醒就要问你话很失礼.但Altair,发生了什么?我接到了总部来电说是有个说话有叠音的人让我们去救你.“
Arno默默地嘟囔一句然后继续专心削苹果泄愤.
Altair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始复述.




————————————————————————————————————————————


十分钟后.




Malik现在的内心是.我想去死别问我去死是谁我真是日了Altair了.求我心理阴影面积不用求了全是阴影.妈的智障一脸懵逼.
Axe现在内心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妇男这是人性丧失还是道德沦丧Malik你都白了你还好吗.
Arno的内心是.哈哈哈哈哈Malik不哭!Altair真抢手你情敌除了Desmon又多了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鸠搜查官第一人.不败神话.白鸽之中的白鹰.Altair.Ib'n.La-Ahud被一个喰种中的刺头强吻了.好吧这要说出去....噫今日头条....Kadar会版印三百份的.....吧.


马馆长:别拦我我要杀了那个愤怒的小鸟!
法棍诺:是佛罗伦萨之鹰啦!你冷静!

评论 ( 4 )
热度 ( 1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