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十四斩 . SMOG

今天的佛罗伦萨雾很大。因为这个天气所以出行的人少之又少。街上的车辆一改往日的喧哗变得安静的打着灯在雾中缓慢行驶。空气中满是潮气。
一袭白衣的人在这雾中。像是幽灵一般行走,与其混为一体难以看清。
Altair.Ib'n.La-Ahud。
今早醒来的时候Malik不在身旁,床头倒是留下了张便签。大致内容是让他好好吃早饭自己先去总部最后一次调试昆克。吃过早餐你就也赶紧过来。

街上的人屈指可数冷清异常,这个城市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白鹰驻足在这座白色的大厦前。白鸠总部。
铭记在心的路线。整个大厦的每一条路白鹰都记得。最终驻足于一扇用着顶级保护措施的大门前。
什么顶级保护…瞳孔认证这种东西。也不能是个搜查官就都允许…

因为把眼睛挖出来就好了嘛——对吧?

认证通过。大门刚刚开到可以侧身挤进去一个人的时候Altair就被拉进去抱在怀里了。这是习以为常的事。“Desmond…”“前辈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真的好想你啊!”
“乖…别蹭了…”
“哦Altair我得背着良心说我想你了…”
一旁翻阅堆成小山的报告的蓝袍男子一副我要猝死的表情。“你休假,Malik去做昆克。好啊两个顶梁柱全跑了想干嘛?我和Axe的工作堆得瞬间比山还高。”
“Malik。你说昆克做好了?”

Altair直接无视了发出哀嚎的Arno看向一旁的黑衣的独臂男人。只见男人提起桌子上的箱子。一口比较特殊的箱子。那是和普通搜查官白色不同的黑色箱子上面有着金色纹路。

“啧啧啧Malik你总是那么偏心…上个给Altair的昆克也做的那么精致。这个也是。你考虑那些新人的感受了吗?”Arno甩了Malik一个眼刀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堆文件烦躁的放下资料起身走到三人面前。(“(╯‵□′)╯︵┻━┻妈的智障这堆玩意谁要看啊!Axe你快带着早饭回来!这东西太难了一堆密密麻麻的字!”)

“这次选材还是平衡性较好的尾赫,不过Altair。我还加了羽赫。大体上来说比较接近我的昆克。”
Malik看着Altair按下昆克箱上的按钮漆黑的箱子变为同样通体漆黑的长剑。剑身上围绕着同样漆黑的七圈黑色雾气。在雾气的黑色衬托下白衣的人被显的更是圣洁。Altair不是很清楚这雾气是做什么的,刚打算问Malik但对方提前回答到。
“和我的昆克一样,有两种形态一是长剑二是炮台。黑色的雾气是远攻的次数。抱歉Altair。总部已经很久没弄到优质的羽赫了。我用的是最后一个。”“嗯…羽赫喰种的赫子只有少数是真正的能够飞翔的羽翼。”
Altair按下另一个按钮看着长剑变为一座微型炮台。有着柔和的红光。“能够进行七次远攻。然后就要十分钟的填充。杀伤力还是可以的。”
“我没那么喜欢需要充能的武器。七发足够。我应该很少会用一次。”
“那么来试试攻击力。”
Malik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这有点让Altair怀疑Malik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但现在这个不是重要的事。

Altair重新按下那个按钮将炮台换回长剑将其握在手估算分量,合适怎样攻击。出乎意料的顺手,重量质感和之前的那把昆克完全相同。

原来Malik那么用心吗。

Altair提着手中的长剑向已经准备好的那块两米长宽的昆克钢挥出一斩然后停在原地。Altair赞许的看向Malik发出感叹。
“攻击力更强刺穿性和Arno的昆克有的一比…”
那块本来在一斩后纹丝不动的昆克钢在话音刚落的瞬间就有一道裂缝出现随后瞬间昆克钢从中间一分为二。

“辛苦你了Malik…”
“和我说什么辛苦…喜欢顺手就好。武器是必须的东西。”
Malik无奈的抬手揉了揉不知道该不该问话的的Altair轻语。“嗯。我不生气了。”

“Malik你真是…越来越偏心了!!你有个限度啊!!”
Arno一脸哭唧唧的看着两个秀恩爱的。发出了莫名的话。
“我要代表法棍消灭你们用炸鱼薯条醮菠萝沙拉酱报复社会!!”
“Arno…”大门再次打开。身着米黄色风衣的男人摘下因为下雨而粘湿的兜帽带着早餐和一份报告走进全是昆克的工作间。“你这怨气都冲天了…”
真是耀眼…那对情侣钻戒…
“Axe你以后不准在我身旁消失啊啊啊!你看着两个秀恩爱的!”Arno哭唧唧的缩进Axe怀里。Axe放下早餐抱着自己的爱人安慰。“好啦好啦,乖…我还有正事一会再安慰你行吗?”“不行!”

Desmond只想静静地说一句。
“妈的智障。”“烧。”“两对,四个人随便丢闪光弹求单身贵族汪的心理阴影面积。”“唉好像超过一句了…”

Axe见状只好直接保持这个姿势和Altair说了。

“Altair。巴黎的搜查官来了通知。”
“嗯?”
“‘罪'中的重罪。{色欲}在前晚杀了一个准特等搜查官后发给了他们传真。和往常嘲讽的通知死亡不同。这次还加一句话。”
“说什么?”
“我要来佛罗伦萨。”


———————————净莲——————————————


“Sir…”

身着一身红黑礼服的男人撑着一把同样黑红色的雨伞站在雨幕中。听着雨声和靴子踩在积水上发出的声响。
“终于…找到你了…时隔十七年,我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男人收起伞驻足于已经开始营业的净莲门前推开了门。风铃声响起。


评论 ( 2 )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