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十七斩.TEARS


"Sir..."Shay俯身舔去Haytham脸上的血迹.怜爱的看着身下人”我不想这么对您的...“”所以呢?...“Haytham皱起眉看着对方.四条赫子因为竭力和受伤被迫收回体内.这样的伤想要复原...有些麻烦....锐利的赤色碎片镶入体内.有的甚至直接刺穿把自己钉在吧台上.

"您实力退步的惊人.正常情况下您对付一个同等级羽赫只是不易麻烦罢了.但不会输的如此凄惨.我看到了啊Sir.您走神了两次,战斗不应该严阵以待的吗?”

Shay同样皱眉紧紧按着Haytham的双手.

“我该问...您在想谁...”

是啊...自己在想谁.现在最希望谁出现?数个身影闪过,最后定格在了有着张扬金发和炫目尾赫的人身上.那人感受到了视线般转过头勾唇一笑.

“Haytham——”

"您又在...想谁?!!"Shay手上骤然用力猛的将身下人的手骨硬生生的扭断.歇斯底里的怒吼.您就不能只想着我吗?!在您眼中为什么总有那些错误的身影!为什么那些家伙入得了你的眼!


骨折的痛楚让自己近乎窒息.Haytham无力地用着命令型口吻呵斥,但这反倒更加激怒了歇斯底里的人.

“Shay.Patrick.Comarc!放开我让后离开这!”“啊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的!但这是唯一不可能的!”

———————————————————————————————————

“...?!”

Edward停下挑选商品的手感觉突然心露跳了一拍.

“怎么了Edward?"Leo抱着一盒子颜料转过身看向一旁皱起眉的Edward.

”我没事...东西你和Ezio买好再带回去吧.“

”发生了什么么?“
”Haytham出事了.“

”?!“

”我先回去.“

一定不会错的一定不会!Haytham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样了?!为什么相信那一瞬的不安?事后Edward回想.是的.哪怕一丝的不安也要回去.只要会伤到Haytham的一切他都不允许发生.

雾已散,取而代之的是磅礴的大雨.靴子踩在积水上发出脆响.双手挥动的幅度加大,雨幕打湿了金色长发和衣物粘粘腻腻的粘在身上.自己不应该离开的.哪怕一刻!内心的不安愈来愈重,最后索性趁着没有行人直接几次跳跃登上屋顶天台在上面跳跃前行节省时间.

”Haytham..“

———————————————————————————————————

在一时头脑发热.用甲赫给Haytham在手臂上开了道口子.

”呐Sir....很痛吧?那就哭出来吧.只哭给我看.“

Haytham没有回答.

会死的吧.应该是快了吧?

Haytham微弱的喘息着.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鲜血如同廉价河水一般流出身体滴落在地面逐渐形成一块.Shay笑着.看着右臂被自己甲赫刺穿整个人挂在吧台上的.瘫软在自己身下的Haytham.


”Sir...为什么...在你眼中我就那么不重要么?您为什么.就不肯和我走呢?“

Haytham虚弱的扯出一个笑.轻声开口.


”我问你.我走了十七年..即使...你们变得更加强大.但...本质不还是烧杀掠夺...持强凌弱吗?...”


这次轮到Shay沉默了.是啊十七年了.但一直都是在掠夺他人...最开始是急需钱财,现在是习惯了不劳而获的便利...吗?


“搜查官...是为自己冠名正义的掠夺者.而你们呢...是真正的..掠夺者...”

Haytham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在Shay眼里却是同情嘲讽的笑.

“Sir....”“不必那么...唤我...如你所说...我不是你的上司了不是?”

Haytham别过头咳嗽几声喉头涌过一股腥甜.挣扎是不可能了...况且...自己应该撑不到Edward他们回来了...罢了...失算了而已.

“好了..Shay.我不会和你回去的.杀了我吧...我宁可去面对另一个世界...”Shay看着闭上眼准备坦然面对死亡的Haytham艰难的张口却不知说什么.


死亡的冰冷迟迟没有来临.Haytham惊异的睁开眼用已经模糊起来的视线看着身上的人.Shay的赫眼消退.连同赫子一起.他没有任由自己摔在地面而是轻轻地将Haytham揽入怀中,给了他一个包含爱念的吻温柔的舔去他口中的鲜血.


是的.您从来不会属于我.在罪时您拥有Washigtoh.在净莲你拥有其他人.我对你并不是如同你对我是唯一.但只要您还在就好了.我会去帮你.不惜一切代价..你让我认识了什么叫做人生.而我的人生就满是你.但是我对你的感情.你却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像你...


从不属于我一般.


Haytham眼前发黑.久违的温暖拥抱让自己莫名的安心下来.释然的笑了.最后感觉到的是一滴温热的液体和模糊的一句话.随后陷入了昏迷.


等等啊...那是眼泪吗?


对不起...又要离开您了....我不会再强求您了...您只要..开心地笑着就好了...

Shay不舍得再次轻吻对方的唇起身走到门前拿起那把雨伞拉开门.再次响起的悦耳风铃声.现在是如此的刺耳啊.男人眼角流出的是红色的泪水.

为什么哭了?

啊...是因为.又要失去你了?我为什么无法狠下心强迫您呢...

Shay直接抬脚踹开降下的卷帘门打开雨伞漫无目的的走进雨幕中.红色的泪水能和雨水区分开.那是悲伤的颜色.

——————————————————————————————————

昏迷期间自己听到了什么.

Edward的声音.Leo的声音.Ezio的声音.但这都没有那个声音让人吃惊.

淡淡的烟草味道和那人的温热吐息就缭绕在耳旁.他的最后一句话原来是这句话啊..

我爱你.Haytham


是啊.就像你从不属于我一样.Shay.

评论 ( 2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