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十八斩.SACROSANCT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不,那不是梦吧?那是回忆.十七年前的回忆.十七年前在罪的回忆.


“Haytham?”久违的低沉嗓音响在耳边.Haytham悠悠转醒看着挡住太阳的眼前人.“Washigtoh...?”“你是睡糊涂了吗?”

是幻觉吗?回忆就是幻觉的另一种吧?不过这是...难得的馈赠啊.

午后的太阳温暖的照耀着一切,花园里蔷薇开的正艳在阳光下发出甜蜜的味道这种味道分外的催眠.花枝缠绕在白色的秋千上秋千上铺着软垫.这种环境..真的合适午睡.Haytham看着同样注视着自己的Washigtoh淡淡的勾唇一笑.

“下午好,Washigtoh.”“午安,My Dear.”Haytham握住Washigtoh伸出的手站起身微风轻拂.蔷薇的花瓣轻舞在空中轻舞.


“咳.”后房门被打开稳重的脚步声响起直到漆成白色的栅栏边.“说好的公平竞争Haytham呢Washigtoh?”Charles满满的醋味站在栅栏外.他和Haytham打理的花园为什么又成Washigtoh秀恩爱的地方了?!

“那个小新人来了.你去看看吧Washigtoh.”

“哦.”

抓起Haytham就要走的花生炖.

“等等!你放下Haytham!Haytham就不用带着了吧!”

Washigtoh却紧紧地握着Haytham的手不肯松开,像是珍宝一样.其实是那么的喜欢.


沙发上坐着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的少年.他听到声音后回过头看向两人伸出手起身.“Shay.Partick.Cormac.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阳光洒进屋子.逆光而立的少年显得温柔又俊朗.


“Haytham.E.Kenway.这位是Ceorge.Washingtoh.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Haytham握住了Shay的手.回复了一个对谁都会露出的微笑.却在Shay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温暖形象.孽缘就是这么开始的.

如果我不认识你。是不是就没有以后的事了?


——————————————————————————————————


“没关系的Sir.你先走吧.我可以的.”Shay轻松的笑了笑.伸手抹去Haytham脸庞上的零星血迹.

“别逞能Shay.我们已经和Washigtoh走散了,你还负伤.还是别单独行动了.”Haytham语气不容否认的说到.同时观察四周的情况.无奈地道里一片漆黑鹰眼也没看出什么.

“Sir.甲赫的自愈能力是最强的.”

”这是命令.Shay.“

”啊....“Shay突然抱住面前的Haytham在他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虽说不是第一次接吻,但Haytham还是有些抵触的推了推Shay.

”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Shay笑着抱着Haytham在他耳旁轻语.他知道Haytham最受不了这样的动作和耳语.Haytham抿抿唇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推开了Shay转身打算离去.

”你一定要回来.“”一定.“


Haytham知道他留下来外面的战况一定会落入下风.但离开了Shay真的能一己之力对抗两个准特等?

自己回过头一次.

Shay站在原地温柔的笑着看着自己离开.然后释放出了甲赫站直身子让自己看起来毫发无伤状态最佳.搜查官的脚步声响起.

心里的担心是什么?Shay.我恨你吗?其实...

我是爱你的吧?


为了大面积处理掉搜查官.Washigtoh选择了爆破.整栋楼被毁了大半.

”Haytham...不必等了吧?“Charkes试探性地问道看着脸色惨白紧咬下唇的Haytham.Shay不见了.还没有找到.

”不....他说他会回来的.“

”其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Haytham.“Washigtoh摘下面具看着那片毁坏大半的高楼.

”他会的....他答应我了...“是的...自己都不太相信了.但还是要等待着啊.

模糊不清的身影摇摇晃晃的从被摧毁的废墟缺口处走出.血红色的甲赫破损的厉害.Haytham抬手握拳迈开步子向那个方向跑去.身影逐渐清晰.是Shay.一定不会错的.

一定不会错的.

令Haytham不知用什么表情面对Shay的是那触目惊心的伤口.Haytham在离Shay几步外就停下了脚步欲言又止的垂下头.

”Shay...."

接下来的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

“根本看不到你啊...都是灰黑色...”

“那么Sir...我以后...换黑红色的礼服好吗?...那样你就能一眼认出我了...”


Shay穿黑红色礼服.用黑红色系的东西.其实都是因为Haytham这句别扭的话啊.

他尽力扯出一个温柔的笑.伤口肉花翻卷,但他不想让Haytham太过担心.带伤一己之力对抗两个准特等太勉强了吗?不.一点也不...

因为啊...

“还好吗Shay..."Haytham终于回过神一把扶住身形有些摇晃的Shay.

”我赢了Sir.不祝福我吗?“Shay别过头如释重负的笑着.期待着什么.


”...“

Haytham顿了顿同样别过头.

”为你加冕.我的骑士.“

他轻吻了对方的额头.


在你为女王执剑保卫她与她的领土时,女皇会在你身后笑着祝福你,为你加冕.


在这一刻无关世界与他人.您是我的.Sir.这是属于我的荣耀.


———————————————————————————————————

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记就会记得越牢.但有些事无法忘记时...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我爱你吗?我恨你吗?我到底爱着谁呢?

Shay...你其实也是爱着我的吧?你要说过的话我其实是知道的吧?其实我更早以前就知道吧?其实我更早以前也曾这么觉得吧?我也曾想这么说吧?我的骑士?

———————————————————————————————————

身着黑红礼服的男子坐在离咖啡店不远的天台上看着店内忙碌的几人.他撑着黑红色的伞,天色没有好转.几乎像是黑夜.风衣下摆逐渐被雨水濡湿.他如此想着.喃喃自语.

”什么也没幸福短暂.“

评论
热度 ( 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