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十九斩.PAPAR MOON(上)


明明直到那是虚假的.不真实的.可还是相信这虚假的存在.像是水中的月影.一触即散.化为尘埃.变为虚无.到头来只剩失望.————谢伊.帕特里克.寇马克的日记


那像是个一触即散的美丽童话.只允远观其美.但还是让人相信这飘渺的存在.如同指月亮,即使握在手中.也留不住一丝光芒.————海尔森.E.肯威的日记


”嘛....Sir你在写什么?“谢伊合上自己的本子不动声色的凑到海尔森面前想要看到点什么.

”没什么.日记罢了.“海尔森合上自己厚重的笔记本别过头.”倒是你.又在那鬼鬼祟祟的写什么?“

”心情日记吧..“

谢伊看向窗外雪花轻柔的转着圈,洋洋洒洒的落下.在阳光下闪着迷人的奇异色彩.

”Sir.去看雪吗?“”看雪?“"嗯.中国的人家有时就会去赏雪.还有品酒.虽然不知道酒是什么味道的.”

“听起来很诗情画意.你什么时候去补习中国的文化了?”
“嗯我只是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感觉很不错...没有喰种共喰.没有白鸠提箱者.”谢伊抚着下巴认真的说到.海尔森沉默了一会默默回以无奈的眼神.随后起身拿起椅子上的双层披风走到一旁拿起那把黑红色的伞.


“你很向往?”

“不.太安逸的话人是会退步的.”

谢伊见海尔森没有拒绝甚至主动去拿伞心情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他快步跟上海尔森的脚步一同向后花园走去.

花园是海尔森一手打理的.(嗯如果前期李子帮忙也算打理的话)一年四季几乎每天都有花的存在.甚至有雪莲花.

海尔森很喜欢雪莲,即使这种花费时费力有少见.但他还是喜欢这雪山的高岭之花.


“那是开出冬天的花.”


海尔森总是如此说着.殊不知真正让冬天变得美丽温暖的其实是自己.照料这种花的是他.那么他是否也算是冬天的创造者?

阳光之下即使是雪天也是温暖的.积雪较薄.两人并排行走的脚印留在雪地上.谢伊看着撑着伞的海尔森抿抿唇.那两个碍事的都出去了...现在表白的话..

应该会被拒绝吧.(瞬间怂了)


谢伊默一脸的停止了少女的想法.但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怎么了谢伊.哪里不舒服嘛?”海尔森停下脚步看向身旁脸色不太对的谢伊关切的问到.

“Sir...我..”谢伊欲言又止的想了一会.明明说出那三个字容易得不能再容易.但到底是什么让自己顾虑到不敢说呢.怕被拒绝?

凝视着那双浩瀚如星空的蓝眸.那句话就这样哽在喉头说不出了.最后谢伊选择了破罐子破摔的方式.

他揽过身旁人扣住他的腰吻上人的唇温柔细腻的亲吻.感觉甜甜的暖暖的.海尔森先是失神的忘记反抗.反应过来却不想抵抗了.淡淡的烟草味和温柔的舔吻很让人放松.但最后他还是别过头结束了这个吻.


海尔森看着谢伊.这个无论怎么样都没法让自己讨厌起来的,在鹰眼下是粉红色的人.莞尔一笑.两个人之间的细微变化.或许就是海尔森终于允许谢伊搂着他腰并排走了吧?


还是没勇气说爱你.

但这样也很不错吧?

评论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