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二十斩.TOMB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Haytham盯着面前的Shay声音略显沙哑.”弱者没有选择的权利.Sir这不是您说的吗?“Shay笑着.笑容温和的笑着,语调嘲讽的笑着.

刺目的笑着.

”既然他们已经答应归顺.为什么还要杀掉?“

Shay收回自己的甲赫踢开脚旁的的肝脏碎块,漫不经心的如同踢开石子一样.他开口.理由是这个.

”因为他们没在限定时间里归顺啊.“

”只是如此?“

”细节决定成败嘛.Sir.这也是您教我的.“

”你究竟..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Haytham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人问着自己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自从上次和他执行任务自己受伤他就一直逃避躲避着自己.现在见到面却感觉他变了.

”...“Shay眼中有了一丝变化.然后瞬间灭掉.”我没变化啊.是您变得心软了.好了我们一起去找下一位懒惰的候选人吧.“

他转过头看向一旁然后默默转身.

Sir.我之前的温柔害你受伤了.问题全在我.我该对他人都傲慢冷漠起来.把所有爱都给你.


懒惰...

Haytham几个月未见Shay.Shay直接从第五罪嫉妒升到了次罪暴怒.仅次于Charles.

末罪懒惰在上次任务时被绞烂了脑袋.现在Haytham和Shay就在奉命寻找人选.七罪是活水.傲慢嫉妒懒惰.这三位的人选总是走马灯一般的变换.有的因为被撤职.有的因为被杀.有的因为同伴嫉妒被害.有的因为惹怒撒旦被砍头.但暴食开始的位置就很难动摇了.Shay在挑战这环里杀了上一任暴怒并且吃的只剩白骨.

他到底为什么如此渴求力量.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现在原罪贪婪是Haytham.重罪色欲是Charles.次罪暴怒是Shay.对暴君撒旦Washigtoh最重要的三大罪都是旧识好友.已经不必担心叛乱了.牢不可破了.那么撒旦还如此大规模的笼络强者.是要做什么?

”Sir.“Shay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回头.”你是不是在好奇为什么Washigtoh还派我和您以及Charles和暴食继续笼络强者?“

”...因为?“

”我们有个疯狂的计划.攻下巴黎的白鸠总部.“Shay抬手在自己颈上轻轻向下斜划.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


”你们失去理智了吗?”Haytham斩钉截铁的开口呵斥.语气中一如既往的教训口吻.“纵使白鸠已经对我们胆怯懦弱避之不及.但如果硬是欺压到他们头上...你听过一句中国话吧?.......“

”鱼死网破是吗?”Shay有些好笑的走到Haytham面前挑起他的下巴嬉笑到.

“您果然变得心软了.是因为那个人类女人吗?我当初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可是说不必惧怕人类.”

”不.野心过盛迎来的..唔!”

Shay温怒的吻上人的唇粗鲁的咬破然后收回手直起身子.

”不.Sir.这也是您教我的.能活下去就是强者.“

”不论自己的道德?“

Haytham习以为常的抹去唇上的血迹.

“我们学了如此之久的对与错.然而现实只讲输赢不是?”

在那一瞬.Shay眼里没有丝毫感情.彻骨的寒意流露而出.时间就此停止了一般.Haytham想让记忆中有着温柔笑颜的人和这个陌生的冷笑重合.寻求哪怕一丝的温暖.


同样都是Shay.Partick啊.为什么...多了一层隔阂呢?


———————————————————————————————————

Haytham看着所有人准备着今晚的战斗.轻叹一口气.这次除了他之外的每个人都决意去攻下白鸠总部.

但是啊...结局肯定不是一点牺牲能换来的.

———————————————————————————————————

“Shay.你知道弱小的喰种得到力量后会去做什么吗.”
“向那些曾欺压他的人报仇?”

“嗯.待向那些极恶之人复仇后他就迷失了.投身在仇恨的漩涡中,已复仇为名沉溺在杀戮之中.他会无止境的索取.共喰.直到最后.等待他的将只会有死亡.所以.我不希望你也那样.”


无非是...死亡.


崩溃的队伍.逃窜的部下.恐惧的哀鸣.这是一场以暗夜命名的华堂闹剧.谢幕后徒留一地哀伤碎片.


“Sir.您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我就知结局如此.有什么好紧张的?”

Haytham戴上面具由高向下俯视着塔底的战役.

”野心是无法被填满的.人类如此.喰种也是.所以Shay.我不希望你也踏上那条路.“

Haytham释放出自己的赫子.

”您要去救他们?“Shay双手抱环看着塔底这塔下的生命都是蚂蚁一样卑微的.他们马上将成为一捧黄土.毁灭性的炸弹将在十分钟后投下.

”生命即是罪恶.但生命都是宝贵的.“

Haytham纵身跃下暗蓝色的赫子泛着微光和蓝金的双层披风与黑色长发飘动.就像是这炼狱中的救赎一般.优雅的暗蓝色划破黑暗.局势稍稍得到缓解.但没有扳回一局.


”先生...不必救我...我是个为了活命害了自己朋友的人.让我去死吧...“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他离开的!“
”让我去死吧失去另一半活着就是多此一举...“
”让我去死吧.“
”去死吧.“

”死吧.“


这满满的丧气话.Haytham每次救下别人得到的不是感激的话而是这样的丧气话.

无能为力的是你们吗?

不.

是我.

有什么不对的?

对.

我一直输给了一个人.

是谁?

我自己的软弱.

我其实还没分清敌友吧?

敌人是无形的.我无法去战斗.


我当时为什么要加入罪?

半威胁半诱惑的加入了.

我为什么要杀人?

为了不饿死.为了变强.

为什么要变强?

为了活下去.

为什么要活下去?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下去...


想离开这里了我似乎没有牵挂了.比起Shay或者其他人...我已经有了更值得珍惜的人了....我的齐欧...

彼此的信任出现了伤口.如果不及时治疗.是会腐烂化脓烂掉.新人也将在那一瞬崩塌.

你发现了吗?在你身后一直守护你的人....


”已经因为缺乏安全感而离去了.“

Charles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着Shay递过手中的通知.


Haytham将被调离.调到别的地方指导分部.罪的分部在一年内就增加了十四个.现在有十八个.调到哪里去?

Washigtoh没说.

Shay紧握双拳通知单变得褶皱起来变成一团废纸.眉头紧锁.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小子.总和Haytham走的那么近.这次没办法了吧?”Charles看向一旁的挂钟.语气中满是不屑.

“把Haytham带回来吧.好好享受这最后的相处.但再过三分钟我们就要投下炸弹了.这下白鸠的精英会一个不剩的.尤其是最强.”

“自己人也一个不剩?”

“反正重要的只有Haytham一人不是?”

“也是.杂碎就自生自灭吧.”


在次日.阳光洒下时.尸块与断肢交错.发黑的血躺在地面.好美好美的样子.

巴黎白鸠和罪的战斗中.白鸠全灭.喰种阵营只剩四人.


就是这样.弱者没有选择权

评论 ( 2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