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正文相关番外

————————突然好想吐槽得瑟一下.虐了这么久我该熬点糖水了.

神经病上身.(スーパートルコ行進曲把我洗脑了)

做好准备了吗?!

——————————GO!————————无駄だぞ! オマエは见张られてる どとも!

(不是秘密警察开头啦!!)


——————————————————————————————————
++++++++++++++++++++++++++++++++++++++++++++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夜晚街头的繁华.霓虹灯.酒吧里的淫乱.糜烂的人群.混乱的治安.小巷里被猎杀之人的惨叫.


阿泰尔绕着天台的边缘走着.可能单纯是来发个牢骚.然后告诉自己走路看脚底防止摔下去六十层不是开玩笑的.

马利克默一脸的对于他们的不败神话很无语.一天到晚跑天台他体谅这些日子电梯维修只能开到四十层的事了吗?

然后阿泰尔走到楼顶阁楼的后门前.

然后马利克走到楼顶阁楼的后门前.

马利克开门.

阿泰尔转身想要拍夜景.

然后.

啪叽——

”阿泰尔你的昆克修好了....咦人呢.“


五十楼的法棍:咦好像一团白色的物体掉下去了.

四十楼的呆萌:啊是我加班缺少睡眠的错觉了吗?

三十楼的康妮:...有杀气.

二十楼的斧哥:那个白色的好眼熟.


全员:卧槽二太爷!!!!!刚才那个是信仰之跃失败的阿泰尔吧?!!!!

————————END.(茶


第一斩.UNUSUAL


法棍:四A之间的情义呢阿泰尔?!!

二呆:啊你是A4腰我觉得这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斧子:好了Arno....

——————————远在中国的女性组————————

艾芙琳:啊欠!——

邵云:感冒了?

艾芙琳:应该是生理期.

邵云:你生理期打喷嚏吗喂....


第二斩.SMILE


那侍应生看着阿泰尔伸出的左手笑了笑将递过水晶杯的手停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开口问道.


“特等搜查官.阿泰尔?”


“.......”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丢了一只兔子.

对方接住了你的兔子把它做成了兔肉火锅.


第三斩.SHADOW


”....他不是红色的光.而是我从来没遇到过的颜色...“
艾吉奥下了很大的决心.开口说完后续.
”他是粉红色的.“


”卧槽?!!!!粉粉粉粉粉粉红色?!“

“没错那种粉红的少女泡泡骚粉色.”


“这就是你对Altair后期有好感的来源吗....”

时隔一年大番茄默一脸的看些两个黏在一起的家伙.

“初始好感度就是这么来的——”

“可是挨揍你是色盲啊.你眼睛里粉红就是红色啊.”

哦闭嘴手黄再.


第四斩. JAILED



“抱歉.他死了.”


挂断了电话.

然后挨揍马上看到这个号码又拨回来了.

”你是他的情人吗我就知道他是弯的我去正合我意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给我表演一下现场AV?!“


突然地面的NPC诈尸.


”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第五斩.HEART


我合上厚重的日记本放下笔.雨滴重重的拍打着窗子发出闷响.我提起身旁大的惊人的昆克箱带上兜帽.佛罗伦萨的夜晚已降临.华堂上的跳梁小丑已经肆意妄为.该去抹去污点了.
父亲母亲.为我祝福吧.


十分钟后.


康妮:妈的好丢脸....想装逼来着怎么现在下起冰雹了妈的智障....回家很丢人的啊...我出门没看黄历吗.


第六斩.CANNIBAL



“长进了哟挨揍...十七秒内挥出了十八拳和完成了四次踢击.还有三次羽赫发射.还让我因为有点疼把赫子收回去了”


————嘀!————


恭喜玩家咸鱼任务失败获得新称号“咸鱼干”


第七斩.KNIFE(上)


十分钟后.


现在的情况.叫做.
十八目相对.(?)


番茄:等一下啊挨揍你算数不太好啊.

挨揍:啊叔叔.葆拉.卡特琳娜.妹妹.你.我.海参爸爸.咸鱼爷爷.二八一十八啊.

海参:你脑子是被Edward吓坏了还是吃了被门夹的核桃.


第七斩.KNIFE(下)


大番茄Leonardo遭受到吃完蘑菇的Mario的一记友好的拍肩。造成250点伤害!暂停两回合!


马里奥开始猜谜语踩乌龟番茄被吓到受到100点伤害!


马里奥开始吃完蘑菇变大开启电磁炮番茄受到了150点伤害!


您的宠物番茄受伤阵亡急需HP药剂!是否购买!卖家有创意有新意!就算你给钱了我们也不发货!


第八斩.FREEZ


“Altair.你脸色黑的像巧克力一样....”
这个喜欢法棍的家伙就是把我绑来的家伙.Arno.
“我只是随口一说Arno你还真把Altair绑来了...”

”别和我说话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

”Arno我觉得你要知道一句话.秀恩爱怀的快“

”我还这么希望呢————“


玩家二太爷的鹰眼被闪光弹闪瞎需要治疗.


第十斩.MIDNIGHT


Altair看着不急不慢的外来者悠悠的转过楼梯口踏上台阶抬起头。满是疤痕的微笑落泪面具…鲜艳到欠揍的披风。显眼到挨揍的华丽装束。啊。
‘佛罗伦萨之鹰’。


“晚上好。食尸鬼。你...”

”哦不必说什么....我...“


啪叽——

”你想多了我只是让你看脚底.你鞋带开了.“


第十斩.CARZY


Ezio笑着手上用力挡开Altair的长剑.然后紧接的动作不是挥拳也不是踢击.但Altair真的要是去理智了.
啪——
声源来自.——————Ezio给Altair的一记耳光.


啪啪——

声源来自.——————两个人互扇耳光.


啪啪啪——

声源来自.——————(哔——————)



唉嘿今天先写十斩....= =的作死.明天接着来....

评论 ( 6 )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