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邪时雨

沉迷FGO进行时。高兰吹圆桌厨。同时偏爱法兰西组织。Vive la France!!

也吃旧剑兰。不定期更新脑洞。脱发日益严重。

顺便提一嘴大公我也喜欢。

© 凛邪时雨
Powered by LOFTER

【EA】无名系列|喰种设定|刺客信条腐系同人

第二十一斩。OCCASSIOD SHOWERS


你听说过偶阵雨吗?就是那种突然下起的大雨,毫无征兆;但却会让人铭记在心久久难忘。Shay从这之后每逢这种阵雨天总是会想起Haytham...啊啊是的。正是因为这场短暂但痛的彻骨的偶阵雨。

“您回来...也不通知我一声。就又要走吗?Sir?”Shay从口袋里拿出纸条如此熟悉的笔迹的娟秀字体在上写着。


“我不知道怎样和生活中重要的人说再见。所以我没说再见就离开了。”

Shay做过千万种设想,却始终没想到最后的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清脆而响亮的雷声响起。闪电将一切照的雪白。雨滴落下沾湿衣衫狂风括噪的鸣叫着但持续了一会就将主场让给了暴雨。像是天河之水泄闸一样的雨水连绵不绝。雨帘打击溅起水花。Haytham乌黑的长发先是随风飘了一会,然后就因为雨水打湿了长发而垂下滴着水珠。他很平静,甚至平静的没有一丝感情。他转过头。

”Shay。把这页烧毁吧。“

”。。。“
”就把我当做是一个普通的过客。我未曾属于你,你也未曾属于我。“

”留下来...“

”抱歉shay.“

”请你留下Sir...请您当做...是为了我。“


天下了一场红线与。把你我绑在了一起。爱神开了个玩笑。他忘记了为我们束结。

【曾经我和你。说好的那些未来和约定。你早已忘记丢弃而我在这里。】


各自远扬了吧...


Haytham还肯回来告诉Shay他要走了。这说明他其实内心还是在意Shay的。Haytham闻言一怔露出一个苦笑夹杂在内的感情各种各样。

”抱歉。对不起...谢谢你。Shay。“
”。。。“

黑红礼服的男人垂眸自嘲一笑雨水濡湿了脸庞早就分辨不出是泪水亦或是雨水。”我会帮你的...不用道谢...您一直记住啊...我爱你。我一直.深爱着你...“”...你恨我吗Shay...?“Haytham收回视线,想要等到回复再走。而身后的他却没有回复。沉默不语。Haytham呡呡唇刚刚迈开步子身后便传来了Shay的声音。

”我对你恨之入骨。Sir。“

”嗯...也许我也有那么一点点恨你。“

Haytham迈开步子然后步速逐渐变快他生怕自己舍不得这个对他最温柔的人。我擅自离岗很快就会被Washigtoh亦或是Cherles发现。那时候想再离开就要辛苦很多了。现在啊...现在...


【在你这道光。找不进的黑夜中。我独自一人。无法动弹。只是在坠落。极速坠落。】


有舍有得。他只有放下Shay他才能去捡起齐欧。

对不起Shay。我心里...装不下两个对我好的人,为什么啊为什么在我收回视线的那一刻眼泪就流下来了...呢?

雷声嗡鸣,Haytham如同在逃避什么一样向前奔跑着狂躁的雷声刺的耳膜生疼。两人终将在这一刻各自远去离开对方。靴子踩在积水上发出声响。Shay目送着Haytham远去离开自己视线后无力地笑了笑后退几步醉了一般的靠着墙壁。口中喃喃自语。


”我爱你,好爱你,我恨你。好恨你...“

爱与恨,是能互相转化的。Haytham时隔十七年才明白当年Shay当时那句话的含义。他总是在说‘爱与恨是能相互转化的’那么Shay早在十七年前就...是啊他其实当时不就说明了爱他吗。并且爱之入骨了啊..那么当时有一点恨,是不是也是有一点爱?抱歉我明白得太晚太晚了...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会不选择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我的骑士?


爱我的人有很多,不缺你一个Shay。

我爱的人却很少,除你就没了Shay。


{”嘛sir。有句话叫做万人追不如一人宠;万人宠不如一人懂。“}

{”你说这个做什么?“}

{”啊啊我想Sir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明白的太晚了!——————


【就让我遗忘。请让我遗忘。请让我遗忘。就让我遗忘。让我遗忘。】


”啊Haytham你终于醒了唉唉唉你怎么哭了?!别哭别哭!你哭了Edward会拆了我的!”Leonardo惊慌失措的丢开点心看着苏醒过来却在落泪的Haytham吓得画家帽都掉了(?)的抓过来一旁的Ezio.

”Haytham...哪里不舒服?“

”不。我很好。“

”那你..."

"什么也没幸福短暂而已。“

Haytham随意的用袖口抹去了眼泪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好像刚才差点失血过多挂掉的这些事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的样子。”我睡了多久。“

”一天。你醒的前半个小时正好和我们回来的时间吻合二十四小时。“

”Leo我觉得你大可以不必那么精准..."

“特殊客人来过吗?”

“Edward在第一时间处理了,他只是伪装成店里有人打架滋事了。现在他在修玻璃..."Ezio拉开凳子坐了上去认真的伸个懒腰。”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

”...罪。重罪色欲。“

”啊就是那个你和另外三个人建立起来的组织?现在在巴黎比搜查官都大?“”没错,他共喰出来了羽赫。轻敌外加轻微的克制我输了。“

”您能别一副这是和我没关的样子吗?他们来这干嘛?帮你回去当压寨夫人?“”差不多,就是要绑我回去。“Haytham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着抱枕看向窗外。一抹红黑色的身影撑着同色系的伞站在最近的天台上。Haytham知道那是谁,闭眼再睁开之时暗暗地金光在眼底流转,那是鹰眼。天台上的人感受到了视线,还或许他在一直等着这目光。他优雅一笑鞠上一躬。嘴唇轻动。

”我恨你。对您恨之入骨。我爱你。Sir..."


“UMMM....哪里有什么吗Haytham?”Ezio看了开启鹰眼的Haytham自己也开启鹰眼看向窗外。那里什么都没有。Shay走了。等到Haytham醒来之时他离开了。这次是因为什么自己又感觉心里缺了什么Haytham?自己是因为总被伤害而太在乎。才不想面对他吗?

“失血过多的幻觉吧。什么都没有。”

“这才有伤员该有的样子嘛。”

“那么尊重伤员。去给我泡咖啡去。”

“...我靠为什么你总这么恶劣啊...”

———————————————————————————————————

Shay靠在小巷的墙壁上笑着收起伞。是啊。Haytham永远都是这样,若即若离,态度暧昧不明。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就让我离开。就让我离开。就让我遗忘。该怎么离开。该怎么离开?】

评论 ( 15 )
热度 ( 15 )
TOP